[库洛里恩]通向真实的路 18.

萌!!!(¯﹃¯) 愉悦的吃下。 啊…,简直期待大爷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嗯哼。w

铅笔桑:

抱歉又是这么久orz,不过这一章写的我好满足啊 (捂脸 ⁄(⁄ ⁄•⁄ω⁄•⁄ ⁄)⁄

结局什么的,不急不急啊哈哈⁄(⁄ ⁄•⁄ω⁄•⁄ ⁄)⁄


里恩耍了自己和路法斯,擒了亚尔巴雷亚公,又不愿意让革新派的人抓自己回去,搞了这么一大出乌龙,最后他必须要去的地方却是凯尔迪克。

真是无聊啊,库洛暗自腹诽,同时他心里一直存在的疑惑也越来越大。自从在雪山见面的那一次他就明显感觉到里恩像是变了一个人,却弄不清究竟是哪里变了,而这一次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离那个真相越来越近,又下意识地觉得只是自己多想。

亚尔巴雷亚公的事让他感觉里恩像是能未卜先知一样,他怎么会事先知道那个老爷要做什么?而且不仅仅是这件事,亚尔巴雷亚公雇佣猎兵袭击尤米尔和薇塔想要掳走艾丽泽和公主都完全没有成功,他们都像是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提前悄无声息地避开了,让两边都扑了个空。如果不是里恩事先猜到会发生什么,又会是什么呢?

不过这也可能只是凑巧罢了,未卜先知这也太邪乎了,里恩又不是神仙。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又想起了上次在贵族舰上的那场比试,里恩的身手明显比他认知中高了不少,而且进步的程度很大,他当时只是吃了一惊却没有多想,可现在再想起来他又总觉得事情越来越离奇了。

“库洛,你怎么了?”

“嗯?”库洛转头,看里恩正不解地盯着自己立刻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你是在想以后要怎么样吧?”里恩继续说:“你在想要怎么和凯恩公解释,怎么和薇塔小姐解释,对吗?”

库洛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听里恩说完这些话后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件事,自己帮里恩瞒着路法斯绑了亚尔巴雷亚公,简直算得上是叛离贵族派了,虽然路法斯知道自己也是被耍的其中一员,但凯恩公一定会暴怒的,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注意这件事,而且也完全不想去在意,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里恩。

他用一贯的吊儿郎当的语气回驳说:“你还好意思说啊,估计现在凯恩公恨不得杀了我。”

说话间,一阵清脆的水流声突然传进了耳朵,库洛看到里恩怔了一下,他也好奇地循着声音望过去。原来不远处有一处河流,虽然还是冬天却没有冻起来,只不过水势弱了不少。

里恩来到桥上停下,盯着流动的河水不知道在想什么,库洛陪着他看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可刚要开口叫他时却看到里恩的嘴唇动着,他对着那条河流无声地说着什么。

“你在说什么?”

里恩回过头,笑着对他说:“真是等不及想要见见他了。”

“见谁啊?”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库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里恩是不是未卜先知他不确定,他倒是确定里恩越来越邪乎了。

总算是到了凯尔迪克城内,里恩简直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几乎每个人他都认识,不停地和路人打招呼,好不容易招呼都打完了,他发现里恩明显变得开心了一些。

“库洛,那时候马奇亚斯一直躲在凯尔迪克,我能找到他还是这里一个卖报的小孩子帮的忙。”

“我知道啊。”

里恩吃惊地看着他,“你知道?”

“哈哈,我当然知道了,只不过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其他人的义务罢了。”

里恩虽然吃惊,但想到自己那次被托瓦尔他们找到也是库洛告的密,这就不奇怪了,想到这里他感觉心里像是被灌了蜜一样的甜,嘴唇都忍不住地向上勾起。

库洛不解地问:“你笑什么?”

里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笑容,咳了两声转移话题说:“马奇亚斯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

库洛哼哼了两声说:“谁叫他是你们一群小鬼里自始至终都喊我前辈的人呢?对好孩子当然要好一点儿。”

里恩暗自腹诽,明明当初让大家不要喊你前辈的是你自己吧?

“好了,你要去见什么人就赶紧去,照你这个逛法天黑了都不一定能见到人。”

“也是啊。”里恩笑着回应他,同时脚上加快了速度。

库洛无比好奇里恩要见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直到最后他们停在一处民宅前,前来接待他们的却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主人。

女主人看到里恩时吃了一惊,又奇怪地看了看库洛,最后把他们请到了房间里。

“他去处理大市的事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里恩客气地回道:“不要紧,我们等等就好了。”

女主人歉意地笑笑,给他们沏了壶茶倒上,脸上的表情依旧有些激动,直到坐回座位上时才焦急地发话。

“这里可是亚尔巴雷亚公管辖的地方,这里太危险了。”

里恩却满不在乎地说:“劳您担心了,我们不会有危险的,您放心。”

女主人听到这话却依旧放心不下,这回她的注意力又放在库洛身上,“这位是?”

里恩放下茶杯,表情凝重地说:“我们以后会常来这里看望的,您放心,领邦军已经对我们造不成威胁了。亚尔巴雷亚公已经被正规军抓起来了。”

女主人受到了惊吓,手里的茶杯几乎摔在地上,她放好茶杯后又难以置信地问:“这,这是真的?”

“是真的,就在前不久之前,以后凯尔迪克也不会再受亚尔巴雷亚公的迫害了。还有……”里恩说着又看向库洛,“是他和我们一起,才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抓到了亚尔巴雷亚公。”

库洛在女主人惊异的视线中僵硬地笑了笑。他有些坐如针毡,这是什么情况,他可不想听什么感谢的话啊,还好在女主人正要激动地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闯了进来。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走进来的是一位年迈的老人家,他因为过于焦急连帽子都歪了,他还没注意到家里的两位客人,激动地喊着:“正规军冲了进来,把领邦军都制服了。”

在老人走进房间的同时里恩猛地站了起来,库洛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被他这动作吓了好大一跳。

“您回来了。”里恩努力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对刚走进来的老人鞠了一躬,“上次马奇亚斯的事多谢您了。”

老人也愣住了,反复确认几遍后才确定说话的人是谁,这时女主人已经跳了起来,连忙抓着老人说:“刚才他们说了,亚尔巴雷亚公被正规军抓起来了,这果然是真的!”

库洛没去在意两位老人都说了什么,他只是觉得里恩太反常了,为什么对这样一个老人会这么激动?他又看到里恩抬起头来后又好像在确认什么一样,反复把老人上下打量了几番后才又说:“您最近还好吗?”

在那之后他们又没谈什么实质的话题,里恩似乎只是来看望一下,关心了几句老人的身体,又聊了一些凯尔迪克的事后便没有久坐,寒暄了几句就要离开,库洛一直观察着里恩,他似乎已经没有刚见这位老人时那么激动了,但心情并没有彻底平静下来。

“那位老人就是你要见的人?”出了宅子以后库洛终于忍不住问。

“嗯,是啊。”

“我说你啊……”库洛有些无奈地说:“好歹这次的事也有我的份,你也说了必须要我和你一起来,你还打算就这么模棱两可的回复我吗?”

里恩尴尬地笑了笑,“也是啊,我本来也打算要说的。不过天有点晚了,我们还是先住下再说吧。”

“你还要住在这里?!”

“诶?难道你愿意和我回尤米尔吗?”

库洛长了叹口气,伸手一把按住他的脑袋,说:“带路。”

里恩笑的几乎眯起了眼睛,他握住库洛按住自己脑袋的手,拿下来后又把自己和他的手扣在一起:“这附近就有。”

果然,就连旅店的人里恩都认识,里恩又和老板娘寒暄了好一阵后才脱了身,两人上了二楼。

到了房间关上门后库洛就开始发起了牢骚:“喂喂,我们只住一间,别人看起来会很奇怪的啊。”

里恩却满不在乎:“老板娘不会好奇的,我们第一次来实习的时候可是男女住在一个房间的。”

“额……”库洛忍不住吐槽:“不愧是莎拉的作风。”

里恩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也多亏莎拉教官,身为军官学校的学生可不能在这种事情上扭捏。”

库洛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他们之间也该谈谈正事了。

里恩会意,他收起笑容,走到房间深处的窗前将窗子打开,一阵喧哗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库洛奇怪地探过去,窗外稍远的地方正是大市,现在正好是临近大市收摊的时间,人们都在挤着这点时间做买卖,里恩看着在大市里忙碌的身影,突然开口。

“我们第一次特殊实习就是在大市,库洛那时候还让我给你带特产。”

库洛回想了一下,这件事他似乎有些印象,他顺口吐槽道:“结果你根本没给我带。”

“哈哈,是啊……”里恩笑着,思绪又不知道飘去了哪儿,在自己想起一切之前他一直只记得和库洛的相识是店里库洛和小孩子玩blade的那一次,也许自己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重新来过的吧,从那时候开始他就陆陆续续地做着奇怪的梦,每个梦里都有那个吊儿郎当的前辈,明明自己之前和他没什么交集,他却总觉得那个人异常的亲切。

在帝都的地下墓室里自己和干部C一起被困在地下的那一次,他莫名其妙地就怀疑起了库洛,一次次地试探他,一次次地让他蒙混过去,自己明明是爱憎分明的,可很多次都想着就算库洛是干部C也没有什么,甚至自己屡次梦到类似库洛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痛苦呻吟之后,他怕的不惜被怀疑也要守着他。

自己在重新来过之前和库洛有过这么奇怪的感情吗?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我来这里是想确认。”

“确认?”

“你还记得我们路过的那条河吗?”

库洛当然记得,里恩对着那条河说了些什么话,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

里恩继续说:“我曾经梦到过那条河,梦见我和马奇亚斯一起,往河里扔了一束花进去。”

“哈?扔花做什么?”

“为了祭奠一位死在抗争中的老人。”

“……”库洛心里一沉,几乎有些听不明白他的话了,“什么?”

“那位老人是大市的管理员,因为亚尔巴雷亚公命令领邦军袭击凯尔迪克,那位老人为了保护其他人受到了袭击,最终没有救下来……”里恩说到伤心事忍不住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继续说:“我还梦到尤西斯在凯尔迪克逛着,看着被烧毁的房屋,受伤的百姓,我第一次看到那么高傲的尤西斯满面的愧疚,可我作为旁观者无力去帮助那位老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尤西斯,后来总算是醒过来了。”

库洛耐心地听完他的一席话,最后无奈地挠挠头,说:“你还在做那么奇怪的梦啊,我说你是不是该去看看医生?你不会就因为一场梦就决定了去袭击亚尔巴雷亚公吧?”

“当然不会了,我只不过是听到亚尔巴雷亚公决定要袭击凯尔迪克的时候才想起了那个梦。”

“所以,你害怕梦会成真才决定早早动手?不对,亚尔巴雷亚公的事又是谁告诉你的?”

里恩强装镇定地回答说:“奥利维尔王子的一位眼线发现的。”

库洛却用手摸着下巴来回地观察里恩的反应,最后点了点头说:“那位老爷就爱张扬,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位王子竟然有这么一手。”

里恩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撒着谎:“是啊,就连莎拉教官也没想到,王子不愧是王子啊。”

“不过你的梦也很灵嘛,我记得很早之前你的梦就非常灵验了?”

“怎么会,只是凑巧罢了。”

库洛终于败下阵来,他无奈地摇头问:“那你又为什么非要我和你一起来?”

“因为我想让大家知道,避免了这场袭击平民事件的还有你。”

“……”库洛禁不住笑出声:“你是想帮我正名吗?你省省吧。”

里恩却不理会他,而是继续说:“更重要的是,我要让你看到我有能力扭转局面,你不是最关心我有没有成长,能不能和你匹敌吗?”

库洛心里一动,一时弄不清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薇塔的计划了?不可能,只有这件事绝对不会有别人会知道。

“上一次在贵族舰上你不是还叮嘱我准备好骑神的武器吗?”里恩适时地补上一句,打消了库洛的疑心。

库洛想要回他几句的,可腰上突然一沉,身后一个人的身子贴了上来,里恩像小孩子一样,从身后把他紧紧地抱了个满怀。

“怎么了?”

库洛动了动想要让里恩离开,可里恩不仅没有退让,反而两手爬上了他的胸口。

里恩通过双手感受着库洛胸前的搏动,心里有着空前的充实,从他见到管理人开始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这么做,他真的救下了曾经死去的人,直到见到本人时他才敢确定这是真的,他真的做到了,而这一刻,库洛旺盛的生命力让他忍不住将头埋在对方后背上,他也一定能成功救下库洛的,不论在他们面前有多大的势力,他既然能救第一个,就决定可以救第二个。

“很痒啊,喂,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让我这么呆会儿,拜托了。”

“神神叨叨的……”库洛说着伸出手把里恩的手拉开,然后扣着他的手,在那上面亲了亲:“你变强了,我承认。”

里恩贴着库洛的后背,轻轻地点头。

库洛看他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禁不住问:“我说你还要抱多久啊”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说话了?”

库洛满头黑线,虽然七班最不把他当长辈的人是米利亚姆,但对他最不客气的人绝对非里恩莫属了,明明是最懂礼貌的那个人才对啊。

“库洛,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你不是让我不要再说话了吗?

“那个,我们在学院门口决斗那一次,你说过我赢了你就做我的学弟吧?”

“哈?突然说这个做什么,那一次你可没有赢我。”

“虽然我那一次没有赢,但是至少上一次在贵族舰赢了你吧?”

“额……”库洛满头黑线地说:“虽然这么说会伤你面子,但不得不说,在贵族舰那次我可是故意输给你的。”

里恩追着说道:“其实我在学院门口那一次也是故意输的。”

“啧,别吹牛皮了,要不是我故意放水你和瓦利玛都得去见女神。”

“你才是,上一次在贵族舰要不是在其他人面前给你留点面子,你早就被我从甲板上扔下去了。”

库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喂喂,你最近脸皮是不是越来越厚了?”

“毕竟近墨者黑嘛。”里恩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忍不住又用了力道搂抱着库洛的腰,笑着说:“总之我赢过一次……这样吧,你叫我一声学长就可以了。”

“哈?!谁会这么叫你啊,做梦去吧!”

“你不愿意的话那就我来吧。”里恩依旧抱着库洛,歪了歪脑袋从后面看着库洛,轻轻地叫了一声:“学弟。”

只是这么轻轻的一声,库洛全身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猛地一颤,他突然暴走,一把挣开里恩的束缚,在对方惊讶声中一把抱起他,来到床边把他整个人扔在了床上,他也顾不上拖鞋了,跟着上了床爬上里恩,两腿跨过他的腰侧,两只手来到腰际轻轻瘙痒,里恩挨不住身体的痒失态地大笑起来。

库洛一边按住他极力翻动的身体一边继续挠着,得意地说:“你想笑我就让你笑个够,笑笑笑,你开心吗?”

里恩被压在库洛身下笑的几乎破了音,连眼泪都挤出来了,可他还是凭着口中一口不平稳的气息叫了一声。

“学,学弟……”

“你还有力气啊!我挠!”

“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里恩笑的整个人都恍惚了,他再也没力气去想贵族派革新派的事,眼前、脑袋里只剩下像在逗小孩子一样逗弄自己的库洛,就算是口中流出了疑似口水的液体他也没时间去顾忌。

库洛看到里恩笑的五官扭曲,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自己也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流口水了,好丢脸!”

两个人像疯子一样胡闹着,完全没有听到敲门声,更没有察觉有人走进来,直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他们才终于察觉到不对连忙停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啊!”老板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他们的房间,惊讶地指着他们大叫:“你们两个多大了还玩这种游戏,小孩子吗!听到有人在呼救我才上来的,现在该我呼救了!”

库洛和里恩尴尬地僵住,连起身都忘了,木楞地看着暴走的老板娘。

“莎拉自己爱闹就算了,怎么还这么教自己的学生?还有你们两个大男人,想把我家床压塌吗!快给我收拾好了下楼吃饭!”

老板娘吼叫着下了楼,只留下已经石化的库洛和里恩,直到那声音终于停止了,又过了很久他们才终于缓过了神。

两人对视片刻,最后又噗嗤笑了出来。

“我们做了对不起莎拉的事啊。”

“回头必须得向教官道歉。”

库洛依旧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里恩,因为刚才胡闹的缘故衣服的扣子都松了,头发也凌乱不已,脸上也是一片潮红,最后他的视线定格在里恩湿润的嘴角上,他的笑容突然消失,弯腰凑近了里恩,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沾着水渍的嘴角忍不住轻轻舔了一下,本是想舔掉对方的口水,却让那嘴角更加湿了。

里恩一动不动地,只是在他温柔的动作之中发出微弱地喘息。

湿热的舌头在嘴角处来回舔舐,里恩承受着从交接处传来的异样感,两手不禁攀上库洛的肩膀,库洛顺势往下,舌尖带着两人的唾液从耳垂开始,一点一点将里恩右边耳朵舔了一遍,最后伸进了耳朵里面,将里面也完全濡湿。

随着舌尖的闯入一阵酸麻感瞬间卷至里恩全身,他猛地一颤,喉咙间发出难耐的呻吟,两只手也牢牢抱住了他,身体凸起将两个人贴的更近了。

“bingo,这里是敏感点啊?”库洛笑着,再次低下头重复舔舐耳朵的动作,里恩完全支撑不住这种行为,紧绷的身体一边更加贴近库洛,一边又下意识地想躲,口中的喘息和叫声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库洛压着他让他没办法逃跑,他只好难耐地踢动着腿,等对方终于放过他时他已经浑身脱力,瘫在床上不住地喘息。

“你说,如果老板娘现在又闯进来,会怎么样?”

里恩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找回力气。

“我们会出名吧。”

“哈哈,我们已经很出名了吧?”

“……”

“我想啊,老板娘非得去告密给莎拉,到时候七班的人都知道了,可有不少人要嫉妒我了。”

“你胡说什么,什么嫉妒不嫉妒的。”

库洛却依旧笑嘻嘻地说:“这么优秀的里恩竟然被我弄到手了,啧啧。”

“弄到手……我是东西吗……”

“额……”

里恩一脸不悦地质问让库洛忍不住黑线,木头人终究还是木头人,竟然会在意这种事,不过里恩的可爱之处就是这里啊,库洛长长地舒了口气,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

“里恩,听好了。”

“嗯?”

“我有自己的立场,无论怎样也绝对不会和你们站在一边,但如果等这场内战结束以后还有可能的话,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一定会陪你的。”

这话令里恩禁不住猛然一震,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反应了片刻后他又抑制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故作淡定地说:“到时候你没被我打趴下的话。”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弱,倒是你,我会顾忌你是学弟轻点下手的。”

门外又响起了有人上楼的声音,紧接着又是老板娘的一声大喊。

“你们两个,怎么还没下来!再不来就只有米粥喝了!”

库洛无奈地叹气,边把里恩从床上拉起来边回应老板娘,老板娘得到回复后又吆喝了两声才下了楼。两个人虽然又尴尬又好笑,却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什么。这场面就像家一样,虽然他们都是从小没有了亲生父母,里恩也从小生活在贵族家庭,可这种市井里简简单单如同家的感觉却如此熟悉。

“走吧。”

“嗯。”


评论
热度(52)
  1. 咩小风铅笔桑 转载了此文字
    萌!!!(¯﹃¯) 愉悦的吃下。 啊…,简直期待大爷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嗯哼。w

© 咩小风 | Powered by LOFTER